污泥焚燒發電:綠色產業還需綠色政策

      提高城市污水處理率已成為各地共識,然而污水處理殘留的高濃度污染物,卻被隨意拋棄、填埋,造成嚴重的二次污染。這就是我國水務系統長期存在的“重水輕泥”問題。
      記者在長三角地區走訪,發現這一經濟發達地區開始率先關注污泥的無害化處理。污泥焚燒發電由于在減量化、無害化、資源化方面的明顯優勢,成為政府大力推廣的新興環保項目。但政府在給予相應政策支持的同時,還需注意科學規劃,嚴謹論證,不能“一燒了之”,同時防止“小火電”以污泥發電的名義逃避國家產業調控。
 
生活污泥二次污染重歷史“欠債”多
 
污水處理廠污泥是高含水率的液固可燃物,含有大量病原菌、寄生蟲卵,以及鉻、汞等重金屬有毒有害物質。按照現行工藝,每處理一噸污水,會產生千分之一左右的含水率80%的污濕泥。而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我國污水處理廠每年產生的濕污泥約900萬噸,預計未來5年內每年將產生濕污泥2700萬噸。
      但是,我國的污泥無害化處理率非常低,現有污水處理廠中有污泥無害化處置設施的還不到1/4,且由于費用昂貴,正常運營的更少。即使是在北京和上海,污泥處理率也僅為20%至25%。因此,隨著城市污水處理率不斷提高,污泥的污染隱患日益凸顯,亟須“補課”。
      目前,國內對污水處理廠污泥大多采取拋棄、填埋等簡單處理方式。浙江省政協委員、杭州市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總工程師韓偉明說,這種不規范的處置方式不僅占用寶貴的土地資源,還會產生二次污染,影響周圍環境、河道和地下水源。
      長三角地區城鎮污水處理率高,土地寸土寸金,因此污泥處理的矛盾尤為突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南京市規模最大的江心洲污水處理廠,其污泥就地簡單填埋或直接傾倒,對土壤和長江水都造成嚴重污染,當地菜農都不敢吃自己種的菜,對此頗有怨言。杭州市的兩座污水處理廠產生的污泥,由于數量太大、含水率高難以堆積而被垃圾填埋場拒收,加之歷史欠債,無路可去的污泥成為污水處理廠身上的沉重包袱。紹興水處理公司是國內規模最大最先進的污水處理廠之一,每天產生污泥1500噸左右,每年堆放占地250畝,年處理費用高達1億元。
 
自主創新污泥焚燒發電值得推廣
 
目前世界上有衛生填埋、生物堆肥、再發酵沼氣發電、干化焚燒等多種污泥處置方式。為了避免污泥中含有的重金屬等污染成分通過肥料-瓜果蔬菜-食品的途徑進入人體,日本、歐洲等地一般都采用高溫焚燒方式。在經濟發達的長三角地區,一些企業通過自主研發,用國產設備進行污泥焚燒發電,有效實現了減量化、無害化、資源化,特別是其低成本優勢符合我國國情,具有很大的推廣價值。
      江蘇省常州市2003年起試驗利用熱電廠循環流化床鍋爐焚燒城市污泥。公司生產計劃部部長馬欣說,到2005年10月,常州城市污水處理廠每天產生的200至250噸的污泥實現了全量焚燒,焚燒僅產生少量灰渣,可用于水泥廠做粉煤灰或制磚。他們依托電廠現有的鍋爐將脫水污泥摻煤焚燒,既不用建造單獨的干化焚燒設施,又不需配置單獨的運行管理人員,這一技術獲得了兩項國家專利,綜合運營成本約為100元/噸,不足歐洲技術的1/3。而常州曾計劃在郊區建設污泥專用衛生填埋場,測算出每噸污泥填埋成本達200至300元,而且專用場地僅可使用16個月。
國家發改委示范工程紹興市垃圾和污泥處理綜合利用工程是國內最大的污泥焚燒發電項目,設計日處理1200噸垃圾和1000噸污泥,年發電2.65億度,每小時供汽150噸。其燃燒產生的二惡英排放濃度為0.0033至0.0048納克/立方米,低于國家標準的1納克/立方米和歐盟標準的0.1納克/立方米。
      建設部水務專家、浙江大學教授嚴建華說,目前我國已經掌握了污泥發電技術的自主知識產權,從而保證了較低的污泥處置成本。如紹興污泥處置項目采用浙江大學的循環流化床和污泥燃料化焚燒發電技術,利用后道焚燒發電工序產生的蒸汽余熱,進行前道的污泥干化技術,比直接燃煤燃油干化污泥大大節省了成本,約為100元/噸,而此前參與招標的一家奧地利企業提供的污泥處理成本高達400元/噸。
 
綠色產業呼喚綠色政策三大誤區仍需防范
 
      記者在采訪時注意到,污泥焚燒發電正在各地興起,僅浙江省就有杭州、平湖、富陽、海寧、紹興和平陽等多個縣市上馬采用浙江大學技術的污泥處理項目,但有的項目也遇到了吃不飽和吃不好的尷尬。專家認為政府應動用財稅等政策杠桿,撬動民間資本力量,實現市場化運營。
      一些企業表示,污泥焚燒發電每噸綜合成本在100元左右,低于這一水平企業沒有積極性。嚴建華認為,根據“排污者付費、治污者賺錢”的原則,政府補貼的污泥處理費不宜過低。
      除了污泥處置收費以外,一些企業更希望在電價政策上得到優惠。按照國家規定,可再生能源發電可享受高于煤電0.25元/千瓦時的電價,企業免征所得稅,增值稅即征即退,但前提是發電消耗熱量中常規能源不得超過20%。但企業反映,生活污泥含水率高達80%,必須混合高熱值的煤炭才能燃燒,無法跨越國家政策門檻。企業建議,主管部門應考慮到生活污泥的特殊性,作出政策調整,給予企業電價和稅收優惠。
 
記者采訪發現,政府推廣污泥焚燒發電,還要注意科學規劃,辨證施治,避免陷入三大誤區:
 
      一是過于強調資源化。一些媒體報道過于強調污泥焚燒的發電效益,往往折算污泥發電能節約多少原煤。南京協鑫生活污泥發電有限公司總經理舒樺說,生活污泥含水率高、熱值低,必須吸收大量熱能后才能燃燒,污泥焚燒等處理方式投入的能量和資金必然大于能量回收和物質再利用的收益,其最大的價值還是環保和社會效益,不能片面強調經濟利益。
      二是盲目上馬,一燒了之。嚴建華表示,各污水處理廠污泥的泥質和熱值不盡相同,處理方法必須因地制宜,科學規劃,慎重立項。如電鍍污泥的主要成分是金屬碎屑,難以燃燒;石化污泥、印染污泥含有大量雜質,嚴格地說屬于危險廢棄物,要有專門的干化、燃燒技術和設備。
      三是防止一些“小火電”通過匆匆上馬污泥發電項目,躲避國家產業政策調控。一些規模小、污染大的火電企業為逃避被關停的命運,打出環保牌,改裝成污泥發電項目,但由于技術不過關,可能成為更大的污染隱患。


本文地址為:http://www.652492.live/tech/gufei/13351.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Tags:
上一篇:城市垃圾處理產業化的現狀和對策
下一篇:礦業固體廢物對環境有什么危害?如何處理?
江苏时时彩诈骗案